-彳氵-

查无此人

「伞祭」

(其实之前打了一半突然没了ಥ_ಥ)

*伞修文
*短篇
*有虐有甜

来自作者的废话——

这大概是我第一次在lof上发文(#゚Д゚)

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这文在说什么(哭唧唧x

但之前给没看过全职的同桌看,发现她能看懂

于是就来码惹QAQ

这个短篇呢有一点点的虐,可能还会有不少错误

希望看了的小伙伴们不觉得别扭就好_(:з」∠)_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商秋季节,杭州城的天像是裂开了一条缝,虽然空气较以往清新不少,走在街上也会感到舒爽许多,但潮湿的空气难免让人感到心里有些许的沉闷压抑。索性,小城的节奏并未被迟迟不肯离去的雨打乱,一切,一如既往。

这天,叶修向陈果告假,独自一人出了趟门。陈果虽忙于工作不大管叶修的事,但今天仍赶在他出门前借空打量了一番,看完后只有一个评价——“人模人样”。区区四字却简单粗暴又不失现实深刻,老板娘,文化人。

陈果想着与往常不同的叶修,抬头瞥了一眼电脑屏幕上的日期——

10月31日

那边叶修刚出车站,转身坐上了去往南山公墓的的士。下了车,没有直接进门,而是先走进了公墓入口的一家花店,过了约莫二三十分钟才出来。随后轻车熟路地在园内的小路间穿梭,很快到达了他要去的地方。

天空还下着绵绵的雨。

叶修撑着出门时顺手带上的伞,蹲下身整理墓前刚买的花束。他的目光落在碑石的照片上。又用衣袖将碑上的雨水和渍痕胡乱地抹去。

突然间,他失神地轻笑,嘴角微微上扬着,似乎是想起了往日二人通宵坐在电脑前的落魄样子。

“阿秋……”

他将手中的伞移到身前,为在碑中沉睡的人撑起一片小小的,无雨的天空。不知何时,脸上又换回了平日的不羁,笑里也带上了痞气。

“眼看我们这伙人一年年的老了,你倒是还年轻的很,还是花一般的少年呵。”

说完话的人回归沉默,半晌才重又开口。

“沐澄今天有比赛,赶不及来看你,下雨天我又没心情去给你买蛋糕,刚才在公墓门口随手带了束花过来,顾不得你喜不喜欢了。”

听起来实在是有一种强买强卖的味道。

“这天渐渐冷了,别整天记挂着怎么样帅,多添几件衣服也丑不到哪里去。”

叶修站起身,从口袋摸出快要抽完的烟盒,单手一抖,将烟塞进嘴里。点火,深吸,吐烟。

“……还有,少吃点泡面之类的垃圾食品,在那好好吃顿饭。”

他手中的伞依旧撑在身前,也不觉得酸涩,像是感觉不到累。

“说来杭州不错,虽然雨天多了些,但到底风景环境可以,改天我和老板娘请个假,来这住上几日,每天陪你说说话,到时候可别嫌我烦了。”

烟头在雨雾中发着微红的光,时不时掉落下些许的烟灰。

“你在那别总念着这头,大家都挺好的。沐澄也是大姑娘了,能摔能打,偶尔和她练手还要费点功夫……再不济,还有我呢。”

一根烟抽到了最后,叶修伸手抚了抚照片上的笑脸,喃喃道——

“阿秋,生日快乐”

南山公墓的人依旧川流不息,他们的脸上或是带着难掩的疲惫,或是残留着生死离别后的伤痛。这世间的事,刻骨铭心种种,牵肠挂肚,诚惶诚恐,所有的爱恨痴嗔终究是世人需倾尽一生走完的一场修行。

叶修转身向回走,背后是一片静谧——

穿着白衬衫的男孩收起手中的伞,望着离去的背影,一步,两步……直到那个人化作质点,消失在视野中。

“阿修,你还是那样,一点没变。”

“阿修,你送的花,我很喜欢。”

“阿修,少抽点烟,照顾好沐澄,更要好好照顾自己。”

“阿修,你来陪我过生日,我真的很开心。”

“阿修......你忙你的,我一切都好,只是——

    我,好想你。”

接连几天的雨终于停了。叶修站公墓门前,再度回首,转身已是满面泪流。

【番外(彩蛋)】

叶修走进花店,环顾了一周,在不大的店里来来回回转了几圈,拿起这束花,放下,又拿起另外一束——店里的小姑娘实在看不下去,走上前问道“先生,您是要买给什么人?”

叶修愣了一会儿,涣散的目光聚集起来——

“爱人。”

一刹,柔情似水化在眼中,

是了,我的爱人

【永远的怀念——风信子】
【无论何时,无论何地,永远不要忘记你爱的人在等你——天堂鸟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好啦这篇短篇到这里就结束啦
文笔比较生疏还有点幼稚嘻嘻
希望大家多多包涵哦,爱你们(´∀`)♡